吴青峰:2019年,我的心理素质提升了200%

2019年09月19日08:17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吴青峰 2019年,我的心理素质提升了200%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青峰与家凯的友谊广为人知,《歌手2019》舞台上二人默契合作,生活里也经常串门聚会。

  《歌手2019》《乐队的夏天》《明日之子2》《蒙面唱将猜猜猜》,多档综艺让观众看到一个非常有梗的吴青峰。

  《乐队的夏天》

  《明日之子2》

  《蒙面唱将猜猜猜》

  新专辑制作的过程是吴青峰治愈自己的过程。

  与家凯及家凯的儿子

  与家凯家的小朋友

  2019年9月4日上午11点,吴青峰在惺忪中被工作人员叫醒,开始风风火火准备妆发。三个半小时之后,他准时踏上北京某酒店宴会厅的延伸舞台,走向了自己首张个人专辑《太空人》发布会的主舞台。“好像结婚现场喔!”握着话筒站定,他笑出了声。

  对吴青峰而言,这应该是生命中重要的一天。自2017年元旦苏打绿开始正式“休团”后,他经历了宅居、旅行、追星等一系列的生命体验,终于在2018年4月宣布以个人身份复出。今年7月5日,首支单曲《巴别塔庆典》推出之后,这张完整的个人专辑便成了众多歌迷期待的对象。而沿袭“巴别塔”这个远古传说的寓意,整张《太空人》专辑围绕沟通的谬误与语言的错置,在音乐中做出了许多面向的探讨。

  但有趣的是,在发布会结束的访问环节中,似乎另一场“巴别塔庆典”开始了——

  “专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你对‘太空’有什么情结?”“做个人专辑与做乐团专辑有什么不同?”……从群访到专访,吴青峰耐着心思,面对不同的采访者一遍又一遍解答着诸多相同的问题。他旁边放着一大杯梨汤,时不时端起来抿一口,润润喉咙之后,再继续表达。

  “你觉得做采访属于沟通谬误的范畴吗?”当新京报记者在吴青峰面前坐下时,天色已晚,这位“歌颂者”也已不停“营业”了五六个小时——“超谬误的!”听到记者的开场白,他瞬间“北京瘫”在沙发上。片刻之后,他又直起身体,认真道:“我觉得光是去想要讲什么这件事情,本身就造成了我自己的谬误。老实说,很多事情是很难用文字去形容的,譬如说我在写什么这件事,大家为什么不直接去听音乐呢?那样会比较真实。而且大家听到的内容,是他选择他想听到的东西,同时也延伸了我没有说出来的话,我觉得这才是创作可以一直活着的原因。”

  于是,以此开始,在语言的“错置与谬误”之中,新京报记者与吴青峰本人完成了一场特殊,也平凡的对话。

  重拾创作

  家凯的努力刺激了我

  做专辑,对吴青峰而言是件重要的事。前有与苏打绿团员一起走过台东、伦敦、北京、柏林作出的“韦瓦第”四季计划,后有参加《歌手2019》时以专辑的概念来挑选参赛曲目的一系列故事,于是将十二首歌曲组织成一部连贯的“章回体小说”般的专辑,的确是吴青峰喜爱并擅长做的事。

  不过,他直言,专辑里的许多首歌曲,其实“假死”过。

  2016年,苏打绿凭借《冬 未了》横扫当年金曲奖,但当晚,老板林暐哲就在庆功宴上放出爆炸性宣言——全团准备休整三年。在做完一系列小场地巡演之后,苏打绿在2017年元旦正式进入“冬眠”时期,主唱吴青峰也进入彻头彻尾的“宅男”生活——读读书,逗逗猫,偶尔接受一下甜点大师邻居蔡健雅的投喂,强迫自己把工作和创作抛在脑后。

  苏打绿团员刘家凯则选择了另一条路——他前往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继续进修,开始学习包含识谱练唱在内的许多全新课程。2017年底,因为喜欢的女歌手多莉·艾莫丝开启巡演,吴青峰于全球上演了一场追星之旅。在这个过程中,当与家凯相遇在美国后,他被触动了。

  “当时是家凯的假期,我去他家里住了很久。有一天我看到他瞬间切换到开学模式,准备去上课的那一刻,我很感动。我们几乎每天每一餐都在到处吃吃喝喝,但他一开学就不愿意出门了,开始做作业。他36岁放弃一切,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从头开始,挑战陌生的语言,挑战自己从来没有上过的全新课程,他在努力的背影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刺激,他不是带着压力去做这件事情,而是因为热爱。”

  多年来,吴青峰的笔下积攒了许许多多的词曲,他形容停笔的那个瞬间,这些作品就进入了死亡状态,而新专辑的《太空》《太空人》《太空船》等都曾被他“判过死刑”。但是,在从美国回到家乡,过完新年之后,青峰突然解禁了自己的创作开关,“我又重新把笔拿起来写了一些歌曲,也抓回来了一些‘假死’的歌曲,决定用12个篇章完成这张专辑。”

  青峰笑言,其实继续做下去的话,他觉得出一张收录一百首歌的专辑也并非不可,“一百首歌都在讲同一件事情,但是大家可能不太会想听完。”

  参加综艺

  现在大张伟是我的偶像

  曾经有一则吴青峰与台下歌迷互怼的视频,在微博上传播得火热。在苏打绿团员的保护下,他如同一个恃宠而骄的小精灵,时而散发温暖的热量,时而腹黑得让人跺脚,时而又“戏精”附体,上演一出出搞笑戏码。但是,当失去大气层的环绕,专属于吴青峰的“怯”便开始探头探脑,开始神出鬼没。

  2013年,在《中国好声音》第二季第六期,那英把吴青峰喊到现场做起了“助教”梦想导师。当时不太经常在大陆综艺节目中出现的他,被委以重任后,敛起了伶牙俐齿,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如今,在经历了《明日之子2》《蒙面唱将猜猜猜》《歌手2019》以及《乐队的夏天》等节目一连串磨炼之后,他笑言,自己的心理素质在2019年已经提升了200%。

  “其实每个节目的第一集,我都好惊讶,自己居然会出现在这里!”从不停地拒绝邀约,到亮相大陆众多音乐节目,吴青峰的出场,是朋友良言与内心声音共同作用的结果。在参加《歌手2019》前,他曾向在《明日之子2》交到的好友李宇春发送了一则短信,询问她的意见,当收到“去啊!你很适合啊!”的鼓励回复后,他突然信心倍增,“我就觉得,不体验就拒绝别人,跟别人带着偏见听我的音乐有什么差别?你如果不喜欢人家这样对待自己,那你怎么可以用这些偏见的眼光去对待那些事情。”

  对吴青峰而言,朋友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同时,他也有的是自洽的方法——

  例如,决定参加《歌手2019》本来已属不易,而当收到节目组发来的串讲人邀请时,他第一反应仍是拒绝。但是在节目组劝他“难道你要让齐豫老师和刘欢老师做串讲人吗?”之后,他又理解并接受了:“这好像的确是我这个晚辈应该做的事情。”

  例如,在音乐节目中,无论导师身份、乐迷身份还是参赛者身份,总需要他对某些表演作出点评,这让吴青峰打心底觉得别扭:“大家都已经听完了歌曲,再点评的话,好像会把活的东西讲死。”他认为这很残酷,但残酷之中也有体悟:“所以我不得不体验到了那些长大的感觉。不过人越长大,好像就越会珍惜那些童真。”

  在这样不断与自己和外界和解的过程中,吴青峰也汲取了许多力量。在节目中,他与齐豫惺惺相惜,跟华晨宇并肩作战,对痛仰乐队大声表白,除此之外,他还收获了一个偶像——大张伟,“从《乐队的夏天》之后我就深深地爱上大老师,”吴青峰笑言,因为有一次大张伟突然在节目现场站起来帮自己说话,让他深受感动,“我就说,天哪,这就是我的‘自由女神’,好像他的头上都散发着光芒!从那天起,我只要打开微信,就算没有跟他讲话,但只要刷过大老师的名字,我就获得了温暖。”

  讲到这里,吴青峰忍不住哈哈大笑,自我嫌弃:“他应该会想说:这是什么奇怪的人呐,不要缠着我!”

  治愈自己

  直接踏进痛苦最有效

  一直以来,吴青峰的身上都没什么“大牌脾气”。在台北遭遇堵车的时候,他的工作人员会骑着摩托车载他赶通告,一路上偶遇数位歌迷也没关系;在各色采访中,无论犀利的问题还是无聊的话题,他都认真应对,毫无敷衍之意;在当天发布会群访结束后,于休息室门口再遇见,他向记者摆摆手:“谢谢你们今天过来!”当听见记者表示等下还会再见面时,他又一瞬间被戳中笑点,乐弯了腰。

  究其背后,也许是因为他常年阅读思考,与所谓的“娱乐圈”保持一定距离;也许是因为他天生温柔敏感,懂得语言和行为可以产生不同的正负能量;也许,是他本就把自己的位置摆放得很低。

  苏打绿出道之后,就以音乐作品的高品质而被众人赞美,但青峰觉得那些是“过美”的评价,他不觉骄傲,反而感到痛苦,“觉得面对这样的评价非常心虚”;在8月北京举行的新专辑试听会临近结束时,他站起来表示:“今天能跟大家一起在这里听听歌,已经是我空洞人生中感到很圆满的一部分。”;在新专辑发布会舞台上,当听到摄影师钟灵真情流露:“青峰很真实,很值得被爱”之后,他瞬间落泪。

  比旁人伸向周遭的触角更敏感,让青峰的情绪丰沛,创作才华也愈发丰盛。写歌,是他百分之百的表达出口,虽然笔下内容有时沉重得让人心碎,但于他而言也不失为一种治愈渠道。

  “对我来说,我最讨厌看的书就是心灵鸡汤类的书。所以当别人摘取我讲的话,作为心灵鸡汤时,我自己都觉得我讲的是废话。当然,作为心情的抒发分享,让大家有所共鸣不是一件坏事,但是带着那些话,你可以让自己行走到多远呢?这又是另外一个值得思考的东西。大部分的心灵鸡汤经常只能使我们得到一个睡前的温暖,隔天起来,我们还是没有力量去为自己的人生奋斗。我觉得人要不要改变,不是靠这些鸡汤,还是得靠自己。”

  在时间变迁的过程中,吴青峰终于找到了让自己愈发强大的方式。“为什么我治愈自己的过程看起来这么痛苦?是因为我真的是直接踏进自己的痛苦。我觉得只有真正面对那些东西的时候,你才有办法扛起来,并且让它们变得轻盈。”

  吴青峰的“碎碎念”

  梦

  我常在梦里写歌,然后醒来还记得,我就会把它迅速写下来。但我最近做的梦都有点恐怖,前两天梦到在很大的地震当中,好像一摇晃后面的东西都会垮掉,我还会顺着摇晃到某些地方。

  团体与个人

  我不会想说,恢复到团员身份之前,赶快把个人的东西做完,因为我觉得这是两条路线,好像可以并行,不会相互违背。大家可以喜欢苏打绿,或者喜欢我的个人作品,都可以,这样能够听到两种风格或两种不同的意见。

  家凯

  家凯现在写的东西不得了!他喝过洋墨水,还在练识谱试唱。这次收录了他的两首曲子,我也有提前跟他沟通商量,因为我怕他未来也有要出个人专辑的打算。

  孩子

  苏打绿的团员们都生了宝宝,其实我个人没有特别喜欢小孩(捂嘴假装惊讶:居然说出来了!)其实是我有点害怕啦,但小孩都很爱找我,因为我也可以跟他们处得很好。而且根据大家的观察,小孩子在我身上尽情“蹂躏”的时候,我竟然比想象中有耐心。

  彩蛋

  借着此次“太空人”的专辑概念,新京报记者在采访的最后设置了一个脑洞略大的问题:如果有机会成为太空人的话,ET、超人、瓦力、都敏俊、奥特曼、灭霸这些角色里面你更想成为哪一个?不出所料,青峰是不会按照套路回答的……以下是采访实录。

  新京报:如果真的有机会可以成为太空人的话……

  吴青峰:我吗?还是不要了……好吧,你先问完(笑)。

  新京报:我们列了几个角色,看看你有没有心仪的那一个?首先是,ET。

  吴青峰:ET算太空人吗?人家其实是外星人!

  新京报:算太空生物吧……然后是瓦力,《机器人总动员》的瓦力。

  吴青峰:瓦力也不是太空生物,人家是地球制造的吧!……还有什么?

  新京报:第三个是奥特曼。

  吴青峰:奥特曼?奥特曼是什么?(工作人员:就是咸蛋超人)我没有看过耶!

  新京报:你居然没有看过奥特曼!……好吧第四个是灭霸。

  吴青峰:灭霸又是什么?

  新京报:《复仇者联盟》里面的大反派,他打一个响指可以让地球上一半的人消失。

  吴青峰:我不知道哎,我不太喜欢看超级英雄电影。太可怕了,我才不要扛着一半人生命的责任!这些责任太重大,让别人去当吧!

  新京报:那最后一个人物可能你也不了解……你知道一个韩剧叫做《来自星星的你》吗?

  吴青峰:教授!都敏俊是不是?哈哈哈你没想到我知道吧(得意笑)。但是剧情在演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因为身边很多人都在说都敏俊。好了,一定要当吗?我不要,好端端的还是当自己吧,而且我不想生活在太空,没有氧气比较不好。(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畅)

(责编:李昉、毕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