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低价韩妆在中国集体遇冷 黄金时代或将终结?

2018年11月02日07:54  来源:杭州日报
 
原标题:中低价韩妆在中国集体遇冷 黄金时代或将终结?

韩国金融监督院电子系统10月16日的公开数据显示,韩妆品牌在中国的利润正在集体收窄。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用“风生水起”来形容国产美妆品牌在“淘宝”上的现状毫不为过。

“下单的人非常少,越来越少。”几年来频繁往返于首尔和杭州的韩妆代购赵莹说。赵莹专做innisfree(悦诗风吟)、The face shop(菲诗小铺)和skin food(思亲肤)等为代表的中低端韩妆品牌,这些品牌曾顺着“韩流”进入中国市场,凭借其高性价比受到不少美妆爱好者的追捧,也曾经给赵莹带来“第一桶金”。而现在,今非昔比。

性价比不及国产彩妆,质感不如欧美大牌

中低价韩妆陷入尴尬处境

困惑的不只是赵莹这样的代购群体,中低价韩妆品牌集体感受到了危机。韩国金融监督院电子系统10月16日的公开数据显示,韩妆品牌在中国的利润正在集体收窄。以去年12月为基准,各品牌的北京和上海法人当期纯亏损达到几百万元至上千万元不等。

“可能大家越来越有钱了,开始追求更高档的护肤品和彩妆。”赵莹把韩国中低价位化妆品销量大幅缩减的原因归咎于客户可支配收入的提高。

时尚博主“卧蚕少女”有更好的理由解释这个现象:“中低价位的韩妆品牌处于很尴尬的境地,要比价格,现在国产彩妆不仅‘白菜价’,上妆效果还更好,要比质感和功效又逊于欧美大牌。”

记者发现,2018年双十一预售渠道开启后,国产品牌的预定数额远超中低价位韩妆。百雀羚的产品中,月销量达到10000件以上的产品有8件,均价在100元左右,而悦诗风吟仅绿茶精粹平衡保湿补水套装这一件商品的预定数额就超过10000份,菲诗小铺和思亲肤的产品近一个月销量均未达到10000件。

菲诗小铺彻底告别中国、悦诗风吟门店停止扩张

中低端韩系单品牌店在中国结束“黄金时代”?

线上表现不算亮眼,中低价韩妆品牌的线下渠道也面临危机。据悉,菲诗小铺单品牌店已于两个月前宣布彻底告别中国市场。记者搜索“大众点评”软件发现,上海已有三家于近期关闭,与此同时,思亲肤也有两家预备年底撤柜。

在杭州,就连扩张“势力”最强大的悦诗风吟也已经有一年多没开过新店,悦诗风吟银泰百货店的店员也承认:“现在的生意和两年前相比是有差距。”

几年来,悦诗风吟一直奉行“代言人”战术,在热门综艺《偶像练习生》组合出道仅12天时便向Ninepercent发出代言邀请。

“我们家idol(偶像)和悦诗风吟合作了,买满380送海报和同款小手帕,我平时不买韩妆,为了idol屈服了,下班去天虹购物中心凑单……”丹丹耸了耸肩,三个月前这次冲动消费的彩妆盘和两盒眼影一直被闲置着。言下之意,这一次购物仅仅是冲着偶像的海报来的,而非产品本身。“我愿意为我的偶像埋单,但不觉得这种销售手段是可持续的。”

提前占据互联网销售渠道、“白菜价”又好用

国产彩妆成功“突围”

不同于中低价韩妆品牌热衷“门店扩张”策略,国产彩妆品牌更希望占领线上消费市场。用“风生水起”来形容国产美妆品牌在“淘宝”上的现状毫不为过。

此前,天猫大快消总裁胡伟雄曾表示,美妆行业来自互联网渠道的销售占比已经达到35%,预计在两年内会达至50%。“我觉得网上购买的比例不止这个数,我和朋友们很少在专柜门店购买的,最多也就是去实体店试一下色号合不合适。”90后的唐璐璐对这个比例一点都不惊讶,武林银泰彩妆柜台的销售人员也同意璐璐的说法:“网络销售占比都不止35%了吧,除非是周年庆这类打折力度很大的节日,平时大家都是抱着线下试装线上购买的心态。”

相比较韩妆品牌的“后知后觉”,国产品牌更早占据线上消费渠道——目前百雀羚天猫粉丝达到591万、玛丽黛佳588万、自然堂更是有726万,而韩妆品牌skin food(思亲肤)天猫粉丝仅为65万,差距巨大。这也就很好理解国产品牌在去年“双十一”美妆销量前十名榜单中占据三席,而韩妆仅悦诗风吟惊险入围。

“请注意,下面是大型国货彩妆‘种草’现场!”颇受年轻人喜爱的视频弹幕网站“哔哩哔哩”中美妆博主栗子正在向大家推荐国产平价彩妆,她一一试用了诗佩妮眼影、散粉、唇膏。“国产之光啊,配色真漂亮。”“价格好便宜,对学生党很友好。”“我也入手了,亲测好用不脱妆。”“国产彩妆的名字都好有意境,这盘眼影叫‘枫火’啊。”……视频中2431条粉丝留言一边倒的力挺国货。

在价格相近的情况下,化妆造型师樱子也表示更倾向于选择国产彩妆,“我最近就很迷橘朵的产品,只要四五十元,十分之一的价格就能替代欧美大牌,给客人用了反响都很不错。”

不仅“价廉”还“物美”时,还有什么理由不选择国产彩妆呢?(记者 丁姿伊)

(责编:车柯蒙、李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