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时尚

第一场时装秀 皮尔·卡丹的前世今生

2018年10月18日08:08 | 来源:新华网
小字号
原标题:第一场时装秀 皮尔·卡丹的前世今生

9月20日,皮尔·卡丹“卡丹红”四十周年时装发布会在长城举办。

9月20日下午,皮尔·卡丹在长城上举办了进入中国四十周年的主题大秀,时装秀的主题定为“卡丹红”。皮尔·卡丹中国区首席代表方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卡丹红’几乎堪称皮尔·卡丹的代表和专属;另一方面,皮尔·卡丹以‘红’暗指中国,将这一次时代意义浓厚的大秀作为品牌对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献礼。”

皮尔·卡丹先生登上长城

“卡丹红”是对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献礼也是对品牌进入中国四十周年的致敬,选择在长城办秀也是与皮尔·卡丹先生1978年第一次登上长城的历史节点相呼应。方方介绍:“那是改革开放的第一年,那一年,皮尔·卡丹先生第一次登上了长城,留下了一张特别有历史意义的照片,40年后的今天,我们决定在长城上办秀,就是为了重现他第一次登上长城的情景,也是告诉大家,皮尔·卡丹进入中国已经40年了。”

40年,近半个世纪的时光,皮尔·卡丹在中国留下了太多印记,有辉煌有唏嘘,在40年的历史长河里,皮尔·卡丹借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而来,也在改革开放的洪流中沉浮。

前世:第一场时装秀的震撼 开启“一奢独大”时代

国人第一次接触皮尔·卡丹充满惊奇,就像皮尔·卡丹先生第一次来中国的感受一样。方方告诉记者:“1978年皮尔·卡丹先生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他在长城、天安门或者街道上遇到的人,看他的眼神就如同是看外星人一样,但是他觉得他们都特别友善,他觉得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他就下定决心要把他的品牌带到中国来。”在很多人看来,这在当时的中国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在皮尔·卡丹先生看来,“越是不可能的事情越要试。”

第一次时装表演秀

于是第一场时装表演诞生了。

这场对中国来说史无前例的时装秀举办于1979年,地点选在北京民族文化宫。“民族宫的时装表演是一个内部的表演,我觉得那是改革开放后,时装业的一个先河吧。”方方说。

之后皮尔·卡丹开启了在中国办秀的旅程。

1981年,在北京饭店第一次举办对外时装表演;1983年,在北京民族文化宫第一次举办皮尔·卡丹国际产品展销会;1985年,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办大型时装表演,一万多人观看了此表演……在改革开放最初的10年里,皮尔·卡丹几乎每年都在中国举办展销会、时装表演,以此打开品牌在中国的知名度与销路,但皮尔·卡丹正式进军中国的机会出现在改革开放10周年——1988年。

1987年,意大利最大的服装销售商和批发商GFT国际公司与天津纺织集团、中信集团共同成立了天津津达制衣有限公司。1988年,皮尔·卡丹先生来到天津,据品牌介绍,“皮尔·卡丹先生惊喜地发现这是他在欧洲以外见到最好的西装生产厂”。

资料图

当年,皮尔·卡丹就与意大利GFT国际公司签署了皮尔·卡丹在中国大陆最大的代理合同——男装代理合同。由此,天津津达制衣有限公司成为了中国最早生产和销售皮尔·卡丹男正装系列产品的公司,这也是皮尔·卡丹在中国授权的第一家正规专业生产公司。

2009年7月,中国卡丹路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小飞以3700万欧元买下了“皮尔·卡丹”的皮具、针织、皮鞋、手套四类品种在中国的商标权,随后通过同业网络进行大面积授权铺货。而在此之后,出售产品授权就成为了皮尔·卡丹在中国的主要营销模式之一。

“皮尔·卡丹的营销模式在全球都是这样的,不仅是在中国,除了法国本土,其他国家或地区都是采用这种授权形式。”方方介绍说。

授权代理让皮尔·卡丹出现在中国的各个地区,据已经退休的商场售货员强女士回忆,那时的皮尔·卡丹门店人来人往,“皮尔·卡丹就是身份的象征,谁的腰间是皮尔·卡丹的腰带就不得了了。”一位退休的保险员张女士至今还保存着皮尔·卡丹的西服套装,跟记者介绍的时候还依然闪耀着品牌当年的荣光,“我这西服是皮尔·卡丹的,都好几千一套呢。”

皮尔·卡丹作为最早进入中国的国外品牌,享受着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方方告诉记者:“那个时候没有这么多竞争,代理商都是好多年的合同,只要拿到产品都不会放手,肯定是赚到钱了才会这么做,如果没赚钱早就放手了。”

因改革开放的福利,皮尔·卡丹成功在中国分到第一杯羹,但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各种国外奢侈品牌陆续进入中国,皮尔·卡丹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被挤出一线,退居二线。

9月20日,皮尔·卡丹“卡丹红”四十周年时装发布会在长城举办。

今生:“奢侈”不在 困境中寻求突破

40年过去了,如今提到皮尔·卡丹,人们更多的是惋惜,当年风光无限的品牌为何会沦落到市场边缘?不少业内人士将其归咎于“授权代理”的营销模式。皮尔·卡丹的产品审美越来越被诟病,产品质量越来越被质疑,虽然品牌对此有一些相应措施,但效果甚微。

据方方介绍:“卡丹先生每年会派设计师来中国两次,我们管这个叫技术支持,他们会带着巴黎那边的图纸、设计款式,给代理商们讲解当下的流行色、流行趋势,然后代理商会根据中国的特定环境进行一些改动。代理商做的服装,每年都会拿一些样品到巴黎给卡丹先生过目。”

品牌授权后必然会遇到“本土化”的问题,而在本土化的过程中,如何保证产品的审美和质量就成为关键要素。皮尔·卡丹最初在中国,不论是面料、款式都复制巴黎本土,之后渐渐依据中国国情使用本土面料和修改款式,但被众多奢侈大牌洗礼后的中国消费者显然对本土化后的皮尔·卡丹颇有微词。

玛丽斯·加斯帕德1979年后,2018年再次登上长城

面对品牌发展的困境,皮尔·卡丹也做出应对,方方表示:“现在要抓年轻人的心态,我们先要注意的就是款式的进化,更多的精力会放到这上面。”

此外,品牌也做出了其他尝试,2017年,女装推出“优裁缝”项目,实现量体裁衣,但项目效果差强人意,对此,方方回应:“任何一个新的项目,如果想要回报肯定是要先培养的,女装的项目是去年才有的,其实不是量体裁衣,有点像高定吧,我觉得这个项目必须要有,但是我觉得不是靠它赚钱。”

改革开放40年,皮尔·卡丹曾在中国市场获得满钵金,如今境遇让人唏嘘,皮尔·卡丹的40年就像镜子,映射着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市场变迁,优者胜出,劣者淘汰,希望皮尔·卡丹能如方方所言,“我们的品牌会永远年轻,永远时尚,永远现代。”希望皮尔·卡丹能完成“救赎”再现前世光辉。(杨莹莹)

(责编:李昉、车柯蒙)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