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时尚

寻找嗅觉优越感 以皇室之名

2018年07月23日08:36 | 来源:精品网
小字号
原标题:寻找嗅觉优越感 以皇室之名

   皇室气息,一般自带两种优越感:典雅不俗和高人一等。当“气息”回归本意特指香水的时候,强行攀附的形容词就没有说服力了。要么拥有帝后级的粉丝,要么瓶身有皇廷图腾如殿宇般磅礴,要么王室指定特供香调华贵不凡,这样才能让用香人寻到优越感。

  Dior

  迪奥真我倾世之金香水(珍藏版)

  “贵族气息”在任何时代都能被大多数拥趸,因为它有着与生俱来的优越,令人向往。而拥有贵族气息的香水则大多真的系出名门,讲得出百年前的故事。Penhaligon’s(潘海利根)的创始人在145年前创造了一瓶以茉莉、玫瑰和檀香为主调的香水Hammam Bouquet,至今仍是爱丁堡公爵的最爱,并与威尔仕王子一起指定它为皇室御用香水和盥洗用品。

  GUERLAIN

  娇兰帝王之水

  115年前,Penhaligon’s又创造了以绿柠檬和松木为主调的Blenheim Bouquet,这是当时为了纪念万宝路公爵(Duke Of Marlborough)John Churchill在1704年的布伦海姆战役中成功击退法国而命名,而且爱好这款的还有教皇Jean Paul二世。所以能说找了超级贵族做代言就能让香水蹭到热点吗?那可不一定。

  Lanc me

  兰蔻殿堂香水(晨曦茉莉)

  Penhaligon’s的皇室出身从珍稀的香材中也有体现,比如灵猫香、抹香鲸肠道内的蜡质龙涎香、产于亚洲东北的顶级麝香等香料,这些当时日不落大英帝国能收到的贡品都能在Penhaligon’s中嗅到。其实贴着皇室标签的香水从来都不少,新近成为话题是因为前两天我们的“巩皇”巩俐出现在了娇兰的“皇廷香水展”上引人注目。和娇兰有关的皇廷故事要从法兰西第二帝国时期讲起,拿破仑三世热衷于追求美女,直至遇见他后来的皇后欧也妮。

  Penhaligon's

  潘海利根Zizonia淡香水喷雾

  皮埃尔-弗朗索瓦-帕斯卡·娇兰仰慕欧也妮皇后的高贵和她对文化的理解和鉴赏力,作为献给她的新婚礼物,他创作了帝王之水:橙花、香橼、柠檬、薰衣草和迷迭香的组合。华丽香水瓶上装饰着69只浮雕的金色蜜蜂,这皇室盾徽上的设计,是帝权的象征。皮埃尔-弗朗索瓦-帕斯卡·娇兰靠帝王之水赢得了皇后的赞许,被任命为“皇家御用调香师”,据说,皇后在偏头痛发作时,曾用帝王之水止疼。

  BVLGARI

  宝格丽君玉宝石香水

  Omorovicza

  皇后青春玫瑰露

  此处不得不链接另一个拿破仑的香水故事了,香邂格蕾古法古龙水已经200多岁了,因为它的骨灰级粉丝是拿破仑一世和维多利亚公主。据说拿破仑一世每天用这个洗浴、饮用,一个月能用光60瓶古法古龙水,古法古龙水可以追溯到1693年,一个叫Giovanni Paolo Feminis的药剂师受修道士所托以18种植物蒸馏萃取制成的。

  Roger&Gallet

  香邂格蕾古法古龙水

  当时的欧洲皇室特别热衷跟风,红了100来年之后,英国国王乔治四世,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三世、奥尔良大公、奥地利公主都争相任命Jean Marie Farina(拥有配方的Giovanni Paolo Feminis的侄子)、为御用香水商。

  Acqua di Parma

  帕尔玛之水克罗尼亚古龙水

  欧洲贵族和香水之间的千丝万缕太不胜枚举,Omorovicza皇后青春玫瑰露的历史就更惊人了,专为匈牙利伊丽莎白女王在十四世纪调制的香水,已经可以唱“真的还想再活500年”才能跟我们分享最原始的味道;Acqua di Parma莫名的贵族气息是因为长期使用代表帕尔玛公国的王室徽章,和意大利贵族文化发祥地帕尔玛市的出身……

(责编:李昉、董菁)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